TO DARE IS TO DO|伟大的Tifo文化

凌晨,2:55的闹钟把我叫醒,睁着惺忪的睡眼从床上坐起,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电筒调到最亮晃醒室友。开玩笑,半夜起来看球怎么能一个人看,熬夜的苦怎能一个人受。

半睁着眼睛打开CCTV5,伴随着欧冠雄壮的主题曲开始进入看球状态,转播镜头缓慢切换到宏伟的新白鹿巷球场的主场球迷看台,瞬间鸡皮疙瘩从身上蹦了出来,床侧传来室友的感叹:“真xx的漂亮!”

足球作为世界第一运动总能让球迷陷入疯狂,而球场四周的看台则成为了死忠球迷们表达心中情感的舞台。呐喊、歌唱、舞蹈、口号都是看台文化的体现,而其中最极致的体现就是Tifo文化。TIFO,是看台上的核武器,球迷借其极具视觉冲击力的特点,表述着自己的主张与意见,这样的美学暴力深深的吸引着一代代看台战士!

Tifo文化诞生于意大利,据说最早可以追溯到古罗马时代,那个时候贵族们在观看角斗士决斗时可以带着支持某个角斗士的旗帜入场。后来开始流行于拉丁语系国家。早期的TIFO,通常是指覆盖整面看台的大型手绘画幅,而今,发展成为球迷在看台挥舞手摇旗,或是不同颜色的画版,来共同拼接而成巨大的看台立体画幅。

英国人将足球视为生命,德国人将足球当做精神寄托,西班牙人将足球融入生活,而南美人把足球升华为一场战争。不同的足球文化也塑造出不同的Tifo风格,下面根据TIFO背后象征意义的不同为大家介绍不同类型的TIFO文化。

直接了当,简单粗暴的将队徽表现出来,数万人举着旗帜或者拼图,勾勒出巨大的标语或者队徽形象,在伯纳乌、诺坎普和安联这样巨大的球场,球队符号的Tifo显得更加大气磅礴,极具视觉震撼,也是球迷支持球队最直白的体现。

在陷入逆境之时,球迷的支持和鼓励是球队砥砺前行的动力。在2014/15赛季的欧冠中,拜仁首回合客场1-3不敌波尔图陷入绝境,几乎没人看好拜仁能够逆转,欧冠改制以来,各种欧洲杯赛里,首回合1:3输球的情况有178次,其中只有3次在第二回合实现逆转,成功率仅为1.69%。次回合开始前球迷在安联球场打出了“永不放弃”的Tifo,最终拜仁6-1实现逆转。

赛后球员们排成一排,手拉着手走到南看台前,集体跪下感谢球迷们的支持。高高的南看台上,数万计球迷挥舞着手中的围巾、旗帜、横幅,《南部之星》的歌声中夹杂着球迷们的欢呼声,响彻天际。这一幕诉说着信仰。

对于豪门球队来说,向死敌炫耀自己的成就也是一种助威方式,比如在2016/17赛季的西班牙国家德比中,皇马球迷的Tifo就展现了11座欧冠和32个西甲冠军的元素,并配上标语“世界是我们的”。这并不是皇马唯一的一次炫耀荣誉,2014/15赛季的国家德比,他们就曾将10个欧冠的元素融入Tifo。

豪门球队通常拥有着悠久的历史,这也成为了球迷们引以为傲的资本。在去年马竞主场迎战巴萨的比赛中,马竞主场也摆出了一面巨大的“TIFO”。成千上百张小卡片组成了一个巨大的球员轮廓和一句西班牙语:“Eres de España aureola y del fútbol el coloso.”翻译成中文即是“你是西班牙之光和足球的巨人。”这句线年代马竞在老大都会球场的队歌,马竞以此向历史致敬。

2003年欧联杯决赛对阵凯尔特人,波尔图球迷打开了“一本书”,展示球队历史。

每支球队都会有灵魂般的人物,在时光面前,他们也终有告别球队的那一天,于是球迷们会制作纪念性的Tifo来歌颂他们心目中的英雄。2017年,安联南看台摆出巨型Tifo:蝙蝠侠和罗宾侠,展示的是拜仁攻击核心罗本和里贝里。

今年三月德国国家队主帅勒夫突然宣布不再征召穆勒、博阿滕和胡梅尔斯三大功勋进入德国队,令所有人都感到惊讶不已,由国家队主帅来决定球员在国家队生涯的终结,这一操作在世界足坛当中实属罕见,但是不可否认的是,拜仁三将过去对德国足球所作出的贡献巨大,德国队主场对阵塞尔维亚的比赛前,在本场比赛开赛前,现场球迷用巨大的TIFO感谢了胡梅尔斯、穆勒和博阿滕三名国家队功勋球员:感谢!5号,13号,17号。

所有的故事都会结束,所以的辉煌终将过去,所有的巨星总会陨落。球迷们对于自己热爱的球员或者主帅的离去总会有万般不舍。 多特蒙德主帅克洛普自2008年至2015年间执掌教鞭,七年的执教生涯与球迷间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克洛普曾打造多特蒙德的巅峰时刻,但随着俱乐部持续性的被挖角,大黄蜂也逐渐失去德甲霸主地位,离别就成为了必然。在渣叔的告别战中,威斯特法伦球场南看台打出了巨星Tifo向他告别,在“谢谢你,尤尔根”的字眼间是克洛普鼓掌的形象,8万人齐声送别功勋主帅。克洛普则在赛后与所有队员一起来到南看台向球迷致谢。在球迷的歌声中,本来还在微笑的渣叔独自一人走出队伍,向拥趸们行脱帽致敬大礼,他的眼眶里已经蓄满了热泪;球迷仍在高唱,克洛普沿着南看台一路前行,边鼓掌边致意;看着热情的球迷,笑容终于重新绽放在他的脸上,他甚至还开玩笑的将右手放在耳旁,“要求”球迷唱得再大声点儿……

球迷用Tifo的形式对俱乐部表达不满会更理性,体现出球迷组织的稳定有序。在去年进行的一场德甲联赛中,拜仁慕尼黑客场负于柏林赫塔。在本场比赛开始前,拜仁远征军们在看台上展示了巨大的TIFO,要求俱乐部将球衣重新恢复传统的红白两色。

红色上衣搭配海军蓝色球裤的新赛季拜仁主场球衣在发布之初就受到了一些死忠球迷的批评,他们认为蓝色是俱乐部死敌慕尼黑1860的颜色,这样的配色让他们无法接受。为此,部分死忠球迷创立了“Die Clubfarben sind Rot und Weiss”(俱乐部的颜色是红与白)这一活动,呼吁俱乐部将主客场球衣颜色重新改为红色与白色。

今年3月多特蒙德主场2-0战胜沃尔夫斯堡,超越拜仁排名德甲榜首。在本场比赛赛前,多特蒙德死忠球迷展示了巨大的Tifo支持球队。巨型Tifo展示了一位小男孩和他的父亲,2人都戴着多特蒙德围巾,并且穿着多特标志性的黄黑球衣。在Tifo下边,写着文字:“当我还是孩子时,我的父亲带我来到这里,就如同之前他的父亲带他来一样。”这段话寓意着黄黑球迷文化的传承,表示时间在变,但对于球队的支持不变。

巧合的是,多特蒙德队长罗伊斯恰好因为女友斯嘉丽即将生产缺席了比赛。对此多特蒙德主管佐尔克表示:生孩子很重要,尤其是第一个孩子。生活中有许多东西比足球更重要。

2015年,拜仁在安联球场1-1战平来访的沙尔克04,这是球场的扩容申请正式通过后的第一个主场比赛,看台上还出现了温情的一幕。一位呢称叫做“Fabi”的拜仁球迷在冬歇期不幸去世,在冬歇期后的第一个主场比赛中,球迷们发起了纪念活动。在比赛开始之前,球迷们在看台外的防护栏上挂起了Fabi带着笑容的画像,另外的一些人则高举起无数红色的爱心,以此纪念他们的伙伴,抑或是做着最后的告别。

球迷永远对球队寄予厚望,这种情绪也会表达在Tifo上。彰显野心最经典的Tifo无疑是2012/13赛季欧冠1/4决赛次回合多特主场对阵马拉加的望远镜造型,大耳朵杯的背景上写着“走在寻找失落冠军的路上”,暗指1997年之后巅峰期的大黄蜂要再次剑指欧冠,如此声势浩大的Tifo给了马拉加球员极大的压迫感,那场比赛多特最终上演补时超级逆转,成为经典。

Tifo并不止是单纯以自身球队为主的正能量,有时会极尽所能的羞辱对手,这一点上意大利人做的可谓是炉火纯青。在2015年国米对阵尤文的赛前国米球迷们拉出超大幅TIFO,画中三个穿着囚服的小偷躺在床上刚从睡梦中醒来,而他们头上是代表欧冠、意甲、意大利杯的三座奖杯,最上方则写着“继续做梦吧”。

米兰城德比战,在这里,暴力、色情、嘲讽、艺术,赞誉几乎所有的修饰辞藻都会汇集到一张巨大的画布上,这便是对同城对手最无声且最尖锐的回击。2002-03赛季欧冠半决赛国米对战米兰,蓝黑军团展示的一块Tifo被认为是意甲史上最漂亮的杰作。巨型画上面是一条身着国米队服的蛇,标语写着:我制造了地狱,但那不是我的归宿。

你若犯我,我必犯人,米兰球迷岂非等闲之辈,圣西罗南看台的“红黑自治联盟”怎能手下留情,一副手拿望远镜的大型Tifo,写着Vedervi a maggio è tornato un miraggio”直译是5月联赛结束的时候,你们就YY吧。

在2016/17赛季欧冠资格赛第三轮华沙莱吉亚与阿斯塔纳的比赛时,恰逢1944年华沙起义纪念日,华沙球迷制作的Tifo中央是一个身着纳粹德军军装的军人,顶在一个波兰男孩的太阳穴上。下方写着一句话:“在华沙起义期间,德国人杀害了16万波兰人,其中的数千名都是孩子。”这样特点鲜明的政治表达最终遭致了35000欧元的处罚。

1989年4月15日,在英国谢菲尔德市希尔斯堡体育场举行的利物浦队对阵诺丁汉森林队的足总杯半决赛中,由于球场结构问题和组织秩序混乱,在比赛开始后尚有5000名利物浦球迷未能入场,警官开启了大门却没有给予必要的引导,致使5000人涌向同一看台,拥挤造成了严重的踩踏伤亡,96人丧生,200多人受伤。

在2015年,为了迎接石家庄永昌第一个中超主场,“冀之魂”河北球迷联盟制作了一个覆盖两个看台的大型TIFO,但无论是效果还是创意,显然无法与欧洲豪门相比。

后来,重庆力帆球迷也制作了一幅长30米、宽34米,号称“中超第一巨型”的TIFO,不过依然缺乏新意。

随着时间的发展,球迷们更加注重TIFO的创作,鲁能和国安的主场TIFO在国内球迷中做的算是很不错的,但是球场跑道有点出戏,没有专业足球场的痛。

希望热刺次回合能逆转取胜,毕竟57年都没进过欧冠半决赛了,心疼热刺3秒……

类似文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